最新消息

武肺經濟衝擊 專家:鴻海壓力大過台積電

【記者徐翠玲/台北報導】關於武漢肺炎對台商的影響,時事評論員徐嶔煌表示,台積電中國產能大概只占1至3%左右,之前華為的訂單砍掉,還有其他訂單進來,「排隊排很滿。」鴻海產能八成以上在中國,分散布局又比其他廠商晚,武漢肺炎疫情對台積電沒什麼影響,對鴻海影響比較大。

 

徐嶔煌指出,鴻海以組裝為主,分散產能起步比別家晚,像是到越南布局,2、3年前才到越南找土地,別家7、8年前就過去了。鴻海完成深圳龍華廠時,已有台商轉移到東南亞。鴻海卻配合中共政策往中國內部省分擴展,到河南鄭州設廠,鄭州廠規模比龍華廠還大。中國現在封城搞封閉式管理,鄭州是其中之一。

 

中國廠商預計10日左右開工。徐嶔煌說,10日至13日可能會出現影響開工的兩個不確定因素:如果有廠商因為開工遇到員工發高燒全廠都要隔離,一家出現,各家都會怕;還有勞工到時敢不敢上班也沒辦預估。鴻海能否在10日順利開工是個大問題。鴻海員工人數很多,只要一條產線有人中獎,整條產線就得停產,鴻海跟台積電比起來,受傷會比較重。

 

 

中國經濟受損 比SARS時期更嚴重

2003年SARS爆發,中國經濟規模約1.7兆美元、占全球4.3%;2020年中國經濟規模高達14.4兆美元、占全球16.3%。徐嶔煌說,武漢肺炎中國經濟受損一定比SARS時期更嚴重。那時中國供應鏈的規模跟現在不一樣,內需市場也沒那麼大。不管是製造業、工業或消費市場,武漢肺炎造成的損失都會比SARS多出好幾倍,目前中國有人估計損失最高達18兆人民幣。

 

此外,武漢肺炎影響的中國省分比SARS多,還會導致很多企業供應違約,交貨期到了交不出貨連帶影響其他生產端,像蝴蝶效應一圈一圈擴大,比SARS影響更大。

 

關於武漢肺炎對中國產業的衝擊,徐嶔煌指出,第一線衝擊是旅遊、觀光、飯店。第一波倒閉的則是旅行社,因為旅行社辦團,酒店、機票等要預先繳費,如果因為疫情沒辦法出團也要退費給旅客,兩方壓力撐不住就先倒了。第二波倒閉的是微型企業,比如開餐館,要付租金給房東,又要先進原物料,沒辦法做生意,周轉不過來就倒掉了。

 

第三波會出事的是製造業。中國沒有無薪假,工廠沒開工,工資照付。如果廠商工資、廠房租金照付,開工又受影響,對中小企業來說風險很高。還有養雞、養鴨、養豬業也遭受池魚之殃。像飼料供應商,因為大家不生產,所以沒有飼料,很多小型養雞、養鴨、養豬業叫飼料叫不到貨,想要把雞、豬送去屠宰,屠宰場也沒開,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

徐嶔煌說,中國很多企業發行債券,現在如果資金周轉不過來、還不了錢,違約會影響金融市場。這幾年中國企業債違約率持續上升,今年企業債一定會比之前預估值還高,對金融市場也會造成衝擊。此外,美中貿易戰中國倒閉的企業以進出口為主,中國試圖扶植內需消費市場以彌補GDP的不足,現在的疫情卻衝擊內需消費市場,讓GDP損失雪上加霜。

 

 

台灣觀光製造業 分散風險降低衝擊

徐嶔煌表示,台灣第一線旅遊觀光也會受影響,但台灣之前就分散了風險。過去幾年每次中共要修理台灣,都恐嚇不給台灣陸客,逼得台灣開發其他國家的旅客。根據數據,台灣的旅客很大部分轉型成日客、韓客、香港與東南亞旅客。如果疫情在2016年爆發,對台灣觀光的傷害會更大。

 

台灣製造業因為美中貿易戰,一部分產能離開中國,對廠商的衝擊也不大。不過,美中貿易戰選邊站,部分電子零組件業者認為,自己都供應中國市場,就把產能重押在中國,現在卻遇到生產開工時間不定,物流配送可能出問題等難題,他們的廠區在湖北黃岡、武漢周邊城市重災區。

 

至於石化業、紡織等傳統產業受損狀況,徐嶔煌說,台商廠區在中國,影響直接生產,不開工損失一定比較大。石化業還有一個衝擊,這一波中國需油量下降、市場重創,嚴重影響國際油價,國際油價一直下跌,導致石化業生產端與銷售端狀況都不理想。一些台廠在中國的產能沒辦法「說走就走」,影響比想像中還大。

 

文章來源https://ppt.cc/fbiblx

 

 

 

 

台中週轉               台中借款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霧峰借錢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台中當鋪

 


>>回最新消息